土耳其得罪一众北约盟友

土耳其得罪一众北约盟友

当地时间12月14日,美国宣布对土耳其的制裁措施,理由是土方大规模购买俄罗斯S—400防空导弹系统。此次制裁针对土国防工业局、国防工业局局长伊斯梅尔·德米尔以及其他三名雇员。另据法新社报道,当地时间12月10日,欧盟各国达成一致,决定对土耳其实施制裁,主要原因是土耳其在与希腊和塞浦路斯有争议海域勘探天然气。

相互指责

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说,制裁土耳其的依据是《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》。土耳其由此成为首个被美国以该法律制裁的北约盟国。具体的制裁措施包括:明令禁止美国向土耳其国防工业局的一切出口交易;冻结德米尔以及其他三人在美国的资产,不许向这四人发放美国签证。

S—400是扎在美土关系中的一根刺。2017年,土耳其与俄罗斯签订协议,计划花费25亿美元购买4套俄制S—400防空导弹系统。2019年10月,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宣布俄方提前履行交付合同。

美国一直反对土耳其的采购行动,认定S—400“将对北约军机、尤其是F—35隐形战斗机构成威胁”,会破坏北约的国防力量。今年10月,土总统埃尔多安证实土方已对S—400系统进行测试,并表示测试仍将继续。面对美国此番制裁,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,谴责美国实施单方面制裁“完全没有道理”,威胁将采取必要反制措施。

美土关系恶化,欧土亦是针尖对麦芒。据路透社和法新社此前报道,今年8月土耳其勘探船在东地中海争议海域钻探油气资源,导致希土之间紧张关系急剧升温,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矛盾也持续升级。欧盟曾在11月初宣布对土耳其“未经授权的钻探活动”延长一年的制裁。12月10日,欧盟国家决定对土耳其实施制裁。

在本月初的北约外长会议上,土耳其与北约盟国的矛盾更是暴露无遗。据土耳其《新曙光报》报道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此次外长会议上突然发难,指责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与其他北约成员国发生冲突,并称土方购买俄制S—400是“给莫斯科送礼物”。法国、希腊等国外长对蓬佩奥表示支持。土外长恰武什奥卢回击称,美国要求欧洲各国组成“反土耳其阵线”,在东地中海冲突中盲目站在希腊一边,并指责美法“在叙利亚支持恐怖分子”。他还提到,土耳其与“伊斯兰国”交战时,美国在叙利亚境内支持库尔德武装;在纳卡地区冲突中,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,但美国和法国却选择支持亚美尼亚与他们交战。

利益冲突

土耳其接连遭受欧盟和美国的制裁大棒,显然得罪了一众北约盟友。美国一向被视为北约的“领头羊”,美土关系恶化尤其受到关注。

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在接受本报记者时指出,当前美土矛盾包含三个方面:其一,理念分歧。美国将土耳其视为自己的“小弟”,视土耳其为北约“二等公民”;而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近年来外交自主性增强,希望与美国和欧洲大国平起平坐。其二,利益分歧。土耳其指责美国通过“居伦运动”干涉土内政;美国则对土俄在叙利亚问题和防务问题上开展合作心存不满。其三,第三方因素相关的分歧。近年来,土耳其与美国及其盟友在多个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:在巴以问题上,土耳其支持巴勒斯坦,而美国支持以色列;在东地中海天然气争端上,土耳其对欧盟成员国希腊持强硬立场;在利比亚战争中,土耳其支持民族团结政府,而法国支持利比亚国民军等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孙壮志向本报指出,冷战时期,土耳其奉行亲美政策,同时争取加入欧盟。近年来,尤其是埃尔多安政府上台以来,土美关系日趋疏远,加之入欧不顺,土耳其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公平对待,倾向于采取相对独立的、更能展现地区大国地位的外交政策。

国防工业成为土方“追求独立”的关键领域,也是触动美国神经的敏感问题。据《土耳其每日新闻消息》报道,埃尔多安表示,美国制裁的目的是让土耳其在国防工业上保持对美依赖性,但土耳其将加速打造本国国防工业并使其完全独立。土耳其《每日晨报》发表评论称,自上世纪60年代起,美国政府一直限制土国防工业发展。美国此番制裁也是出于同样的不良用心,将对土美关系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。

斗而不破

土耳其与多个北约盟友起龃龉,北约内讧不断。埃尔多安近日表示,美国对土制裁与两国的同盟国的关系不相符,这是对土耳其主权的攻击。

在S—400问题上,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站在土耳其一边,谴责美国对土实施的制裁“非法”。孙德刚认为,土俄均为具有一定战略影响力的非西方大国,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互补利益,在打破西方军事技术垄断方面有共同利益。今年,土俄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、利比亚战争和纳卡冲突中存在分歧,但双方都尽力管控分歧,避免矛盾升级。当前,美土关系恶化、欧美相继出台对土制裁措施,无疑将削弱北约的内部团结。北约在黑海与东地中海地区遏制俄罗斯的能力将会下降,甚至出现缺口。

土耳其会与北约盟友撕破脸吗?目前来看,各方仍留有一些余地。

据法新社报道,埃尔多安近日呼吁将土欧关系从“这种恶性循环”中拯救出来,“希望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与欧盟重新开始谈判”。土方还强调俄制S—400“不会与北约系统整合,不会威胁盟友安全,希望与美方设立联合工作组化解争议”。

蓬佩奥表示,土耳其是美国重要的盟友和地区安全伙伴,美国寻求通过消除土耳其拥有S-400系统这个障碍,来尽可能延续两国防务部门数十年来高效合作的悠久历史。法新社援引消息人士观点称,一些欧洲国家对制裁土耳其持犹豫态度,原因包括“德国担心移民潮,意大利出于与土耳其能源联系的考虑,东欧国家将安卡拉视为对付俄罗斯的重要北约盟友”。

孙德刚指出,土耳其既不愿意倒向俄罗斯,也不愿意充当西方的棋子,而是希望左右逢源,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充当桥梁和纽带。在美欧联合制裁面前,土耳其将会采取隐忍态度,避免过激反应。

孙壮志认为,俄土是在地区事务上相互利用、相互借重的关系。双方有矛盾对立,有利益冲突,又有一定的协调配合。同时,土耳其在民族主义思想的影响下,追求地区大国地位,不会按照西方的“指挥棒”走。未来,土耳其与北约盟友的关系不会顺利,这种趋势将越来越明显。但土耳其为自身安全利益计,不会退出北约。(记者 李嘉宝)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0年12月19日   第 06 版)

原标题:土耳其得罪一众北约盟友(环球热点)

责编:赵健行